中国最虐的障碍赛

2019-05-06 15:51:58

    最近,一个听上去很玄乎的比赛被跑步爱好者接连提及——5月在上海开赛的一个障碍赛,有人说咱们就是去找虐的!”有已经报了名的跑友说。

    为啥去找虐?原来,这个障碍赛,是一种在野外举行、需要征服各种物理障碍的长跑赛事,要爬泥塘、过草地、翻障碍……历经千辛万苦抵达终点。

    这类赛事起源于美国,在过去几年发展迅猛,成为欧美国家运动爱好者的新宠。这一异类的路跑运动,这两年也已慢慢打入中国,除了“猎人挑战赛”,还有“最强泥人国际障碍挑战赛”、“泥泞跑”等相似赛事,很多跑者已去尝过鲜。

    最近,一个听上去很玄乎的比赛被跑步爱好者接连提及——5月在上海开赛的一个障碍赛,有人说咱们就是去找虐的!”有已经报了名的跑友说。


图片关键词


    为啥去找虐?原来,这个障碍赛,是一种在野外举行、需要征服各种物理障碍的长跑赛事,要爬泥塘、过草地、翻障碍……历经千辛万苦抵达终点。

    这类赛事起源于美国,在过去几年发展迅猛,成为欧美国家运动爱好者的新宠。这一异类的路跑运动,这两年也已慢慢打入中国,除了“猎人挑战赛”,还有“最强泥人国际障碍挑战赛”、“泥泞跑”等相似赛事,很多跑者已去尝过鲜。

    是什么样的吸引力,让跑者们甘愿花钱“找虐”呢?

    一般的路跑赛事根据距离的长短,会有不同能力水平的参赛者参加。障碍跑也根据难度分成几个级别,长度只是其中的一个标准。更明显的体现是——赛道的“受虐”程度:“虐”“很虐”“超级虐”。

    拿“猎人挑战赛”来说,分三个类型,分别是竞速赛(距离6公里以上)、超级赛(距离12公里以上)、野兽赛(距离21公里以上)。最简单的“竞速赛”,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沿途设置超过20项障碍。每当未能成功通过障碍时需要接受惩罚——30个波比运动(立卧撑)。办赛方还为千奇百怪的障碍,结合障碍赛传说起了名字——如考验力量的“海格力斯之臂”,考验耐力的“宙斯的惩罚”以及考验胆量的“冥河洗礼”等。这些障碍不仅对参赛者的身体素质是一次高难度考验,同时也在考验他们在极限状态下的自我超越能力。

      连竞速赛都过不了的选手,就不要考虑其他类型了——斯巴达勇士超级赛全长12公里以上,有超过25项障碍,比赛地形也更崎岖。最艰苦的是障碍赛中野兽赛,21公里以上的距离,超过30项障碍。


图片关键词


     好在跑步在中国是一个朝阳产业,这几年中国跑者的“胃口”越来越大,已有一批人不满足于简单的跑,而寻求有特色、有特殊定位的路跑赛事。据中国田径协会与尼尔森发布的《2015中国跑步人群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的核心跑者中,37%表示未来一年会考虑参与“超级马拉松/越野跑/山地跑”。除了障碍赛品牌外,具备一定娱乐元素的赛事,如彩色跑、彩虹跑、荧光跑等,也越来越受欢迎。

    毫无疑问,核心跑者和健身人群正是障碍赛运营方想要抓住的参赛主力,不过从目前来说,障碍赛的参与者以及整个市场,还需要一段培育的过程。

    障碍赛很多人先入为主的印象是“凶残”等负面字眼。不过经过历史的层层沉淀,猎人挑战赛的正面能量也被广大人群吸收,并加以改造甚至传承,比如障碍赛人的骁勇善战、团结一致、永不放弃等。

    这个简单粗暴的运动,很对一些人的胃口,尤其是美国年轻人。据美国体育商业日报网的统计,2014年美国约有400万人参加各类障碍赛,这一数字比2013年高出了60万,仅参赛费一项,2009年不过1520万美元,2014年收入就达3.62亿美元。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在美国运营这类赛事的公司不超过5家,但到2014年底已有超过100家公司进入这个细分市场。

    好在跑步在中国是一个朝阳产业,这几年中国跑者的“胃口”越来越大,已有一批人不满足于简单的跑,而寻求有特色、有特殊定位的路跑赛事。据中国田径协会与尼尔森发布的《2015中国跑步人群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的核心跑者中,37%表示未来一年会考虑参与“超级马拉松/越野跑/山地跑”。除了障碍赛品牌外,具备一定娱乐元素的赛事,如彩色跑、彩虹跑、荧光跑等,也越来越受欢迎。

      毫无疑问,核心跑者和健身人群正是障碍赛运营方想要抓住的参赛主力,不过从目前来说,障碍赛的参与者以及整个市场,还需要一段培育的过程。

         

图片关键词


    从马拉松、铁人三项在国内的兴起,就能看出来,中国的运动人群似乎越来越喜欢“虐”自己了,既然是在找“虐”的过程中寻求快感,那对“猎人挑战赛们”来说,没有比现在更好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