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羡慕美军60岁将军能跑障碍赛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在希望什么?

2019-05-06 15:08:39

1.

美国西点军校开学典礼上,有两位60岁以上的将军举行障碍赛,为年轻的后辈学员做示范。其中有一位,是校长卡斯兰中将。当这个视频在朋友圈里流传开的时候,一位现役中国军人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当是吾辈楷模,这才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于是自然而然地,许多人会联想到中国的将军们。且不说60岁以上的将军,就算50多岁的少将中将们,有多少人能够像这样干净利索地、或者不管用什么样的表现,能够通关跑下来的呢?

答案应该是不乐观的。当然,这里存在一个概率问题,美军的将军里面恐怕也有跑不下来的,而我们的将军里面更可能还有不少能胜出的,尤其是一线部队更能让人有信心,比如当年林虎将军以70高龄去飞苏27那也是丝毫不含糊的。但即使是讲概率,以我有限的认知也认为,中国将军在这一方面是有欠缺的。

而且美军有严格的考核晋升制度,不是所有将军都要考核障碍赛,但体能和体重都是要考的,若不达标,不但晋升无望,这将军的位置能不能保住也是成问题的。我军也有相应的体能考核标准,但按照传统不但高级干部(以年龄为参照)的达标线与下级差别比较大,实际在落实当中由于忌惮和避讳也缺乏敢去较真的精神。于是,我们就常能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大腹便便的将军,而中国的将军更被国外同行不厚道地称为“办公室将军”。

不过,十八大以来,这些情况确实有了很大的改观。“93阅兵”上,我们看到众多朝气蓬勃而又精干利落的年轻将军们,他们看上去不但体格年轻,也充满斗志。近几年来,对军队高级干部的全面考核也越来越严并逐渐形成制度,去年陆军公开“考军长”的做法更是成为佳话。于是,也有人反对我们对中国将军在这方面的批评,认为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认为“当将军们打手枪扔手榴弹的时候,你们说层次低、用力方向错了”,“当将军们运筹帷幄操作沙盘和电脑搞战役战术推演的时候,你们又说纸上谈兵、说他们只能动嘴不能动手、体能差”,到底要中国的将军们怎么做,你们才能满意?

2.

其实,无论是热心的军友,还是广大的现役官兵,他们所不满意的将军,只是一部分人,和一部分人的一部分方面。而且这种不满意,是随着时代发展和强军目标的进一步清晰而始终在变化的。最早的不满意是针对有些人的贪婪无耻、毫无底线,在经过一轮又轮的“清毒”“打虎”之后,这种不满意又主要转化为对那些“唱歌将军”“跳舞将军”和“材料将军”的反感。而在军改深入进行、军队职能更向打仗聚焦的今天,他们的不满又转为对那些“办公室将军”到底是不是在干实事的质疑,以及即使是能够在一线带兵打仗的,又是否具有足够全面的素质带领他们打胜仗的拷问。

这种变化,表面看是始终没有满意的时候,背后却正是体现了这支军队的不断进步,以及广大官兵对将军们越来越高的要求、和越来越大的期望。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只狮子带领的一群绵羊,能够打败一只绵羊带领的一群狮子”,恰是体现了将军对于一支军队的重要性。而正像岳飞之于岳家军、戚继光之于戚家军、林彪之于四野,正像阿基里斯之于希腊联军、李云龙之于独立团,仅仅是跟在这些将军身后,就足以使士兵们增添决战渴望和必胜信心。

正像60岁的将军能跑障碍赛且看起来并不输于年轻的背后,其实不只是体现了充沛的体能,而是体现了顽强的战斗意志和战斗作风,更体现了背后有规律有节制的职业生活,以及严格的考核和严格的自律,并且随之带来的身先士卒、以身作则的示范激励作用。而所有这些,都是与打胜仗密切相关的,都是一支军队所拥有的“软实力”。

所以,不对比无法产生差距,不联想无法产生危机感。羡慕也好,不满也罢,都是危机感责任感的体现。不管从哪个方面看,只要这种不满基于对改革强军的责任感,基于对军队前途命运的忧患感,基于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基础上,就都是有益的,是从“供给侧”推向我军高级干部队伍建设前进的正向力。

3.

不满意的背后是实实在在的差距。不满意的背后,也是实实在在的期望。

期望我们的将军更有活力。60岁的将军能跑障碍赛,这本身就是一种活力,是无论身体还是状态都很年轻的表现。现实当中,这样坚持锻炼和训练的将军不少,但也有不少人囿于繁冗的事务性工作,形态和体能都不够理想,期望你们以身作则积极行动起来。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活力,其实是从思想、身体和行为上更趋向于作为军人本身,而不是一名身穿军装的高级官僚。有些人习惯于按部就班、明哲保身,习惯于说正确无比的废话,习惯于按套路出牌,把平安无事摆在战斗力的前面,就是一种最典型也最有危害的缺乏活力。

期望我们的将军更有思想。不一定要有多高的文化,但一定要有开阔的视野和前瞻的思想。有的人思想陈旧,过于迷信曾经的经验并把它当成百试百灵的“神药”;有的人把粗鲁当个性,甚至不顾时间地点场合地表现;有的人并不了解和熟悉现代高科技战争,却并未注重相关知识的学习,要么还停留在口头上,要么就是习惯性用权力因素对新生事务施加反智的影响。更主要的是,在忠诚问题和路线问题成为首要问题的情况下,有的人或由于来路不明、或出于明哲保身,也不敢或忌惮于显得太“有思想”。

期望我们的将军更有担当。往大里说,是对强军事业和这支军队的前途命运更有担当,往小里说,要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担当。转作风以来,有的人被各种督察巡视问责搞得畏首畏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必请示、事必报告”等消极、推诿现象有所增加。且不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种对于将领灵活机动处置的较高要求,就说许多领导身居一线、最清楚基层现状和官兵需求,理应上情下达、下情上奏,可又有多少人明知有些政策不符合基层实际、为了体现政治正确和明哲保身不顾官兵能否完成和接受也强制推行的呢?又有多少人报喜不报忧、不敢向上反映基层实情、不敢为官兵请命的呢?

期望我们的将军更有操守。首先是在职业上更有操守,把党的强军事业当成自己的事业,而不是自己升官发财的渠道。做决策、下指示,一定要首先想的是对强军有没有益,对打仗有没有用,而不是为了出名挂号、为了体现自己有才干、有思路。有些明知没什么大用的会议、文件和材料,明知只能浪费人力物力和时间,就应当哪怕被人说成是“吃闲饭”和“不作为”,也不要为了面子和位置“乱作为”。其次在品行上更有操守,这些年虽然是不敢再明里搞权钱交易、买官卖官了,但主要领导仍然是掌握着大部分权力特别是用人权力,那些“用少数人”、违规提拔以及不能一碗水端平的现象仍然存在,接受隐形贿赂的问题也并没有根除。这些问题,除了要继续加强监管和增大反腐力度,领导干部们也要自重自爱、自省自律。

期望我们的将军更有人味。这种人味,不只是跑到战士宿舍闻闻脚臭那么简单,也无需非要像吴起给士兵吮脓疮那样表现,而是真正把官兵当成自己的同志、战友和兄弟,知道自己的使命和职责是什么,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怎么成长起来的,知道每一个官兵的需求、渴望与苦闷,尊重他们每一个人的价值、尊严、时间和生命。不为了政绩提那些要人“透支生命”的口号,不为了第二天的讲话足够精彩而让机关通宵加班并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也不只提奉献牺牲服从大局却不管官兵的具体困难和后顾之忧。这样的将军,他始终知道自己使命职责所在,知道我们同是五湖四海而来但同命相依的兄弟姐妹,知道“上下同心、其利断金”的意义,也知道无论平时还是打仗都要首先冲在前面,并且愿意在平时多流汗的前提下尽可能把所有人都从战场上平安带回家,则必定就会有所有人都愿意跟着他冲锋陷阵、赴汤蹈火!